当代俗人 好缺钱

【街头采访】曾经跟恋人以什么理由吵过架?

【街头采访】曾经跟恋人以什么理由吵过架?

灵感来源于最近在微博上的那个视频

既视感太强了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AU 普通人设定

 KT KKL

注意避雷

带好墨镜

(●—●)(●—●)(●—●)(●—●)

今天的工作,

开始于阳光正好的涩谷街头。

我跟摄影师石岛先生一起,

站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

努力的进行着采访。

今天的主题是,

曾经跟恋人以什么理由吵过架?


“啊,这我哪里还记得,”石岛在翻看收录的素材时,突然开口说到。“毕竟吵完架之后她就变成前女友了。”

“最近的高层真是一次比一次神经,”我忍不住抱怨到,“正值圣诞节档口,用这种主题合适吗?”


别看我,我是绝对不会暴露自己单身了二十多年的事实的。




“嘛,也不知道会不会讲到激动,突然开始翻旧帐,”石岛说,“说不定闹到分手……”

哈,出现了,来自大龄单身男青年的小小诅咒。

我只是怂了怂肩,不对这件事做评论


讲道理,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只能说明他俩本来存在问题,只不过一直压抑着,今天刚好被采访弄到爆发了而已。

“那就是老天爷的意思了,”

我拿着麦克风,仔细搜索着街上成双成对的爱侣们,“看你们的运气吧,我可管不了那么多。”

啊,发现了。

有两个人正朝着我们走来。

我清了清喉咙大良了,“对面的两位!”

正准备将他俩就地拦下,没想到石岛突然阻挡了我。

“你干嘛,工作呢?”

“你傻了吧,”石岛说到,“这是倆男人!”

“欸,”我扶了扶我的高度近视眼镜,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真的欸。”

只不过离得有些远,所以把右边那个带着贝雷帽,留着长发的男孩子,错认成了女生。

不过——

“没搞错,他俩是一对。”我拍了拍石岛的肩膀.

以我多年腐龄起誓。

那边的两位好像听到了我的声音,慢慢的走了过来。

“抱歉,耽误两位一点时间。”我急忙上前,“我们是电视台的记者,想跟两位做一下街头采访。”

石岛还是有一些犹豫,仿佛是不信任我的眼光一样。

那边的两位对视了一秒,“可以,不过请尽量快一些。”

“好的,谢谢两位。”我示意石岛打开机器。

“那个,两位是情侣吗?”石岛突然开口到。

“欸?!”带着贝雷帽的那位似乎有些惊讶。穿着高领毛衣的那位身体还往前移了一些。

“嗯,没有冒犯的意思,”石岛连忙说到,“因为我们这个节目的主题是针对恋人的,”他看了看我,似乎有些无奈,“我们的主持人小姐似乎认定你们两位是情侣,所以……”

什么啊,我的眼光可是很准的。

“……原来是这样,”贝雷帽先生突然笑了,“没关系。我只是有些惊讶。他看了看高领毛衣先生,“我以为发生了什么……”

“我们的确是恋人。”一直站在一旁沉默着的高领毛衣先生终于开口了。很好听的声音。

我用胳膊肘撞了撞石岛的肚子,没用力。

“算我说多了,”石岛小声地嘀咕着,“您继续,您继续。”

这还差不多。




“请问你们两位交往多久了?”我笑着问到。

“嘛,大概有,十几年?”贝雷帽先生仔细地回忆着。“十四五年吧?”高领毛衣先生接口道。

我有些惊讶,“欸,请问两位今年?”

“这位马上三十八岁的大叔了哦,”贝雷帽先生笑着说到,“看上去很年轻对吧。”

“真的非常年轻啊,”石岛也很惊讶,“我以为是around 30的样子。”

的确,跟真正around30的石岛比起来,说是后辈肯定有人相信的。

贝雷帽先生低声笑了笑。

完蛋,这两位的声音都嚎嚎听啊!!!

呜呜呜我是声控!!!

“那,两位平常有吵架吗?”也许是看不下我一个人默默花痴的样子,石岛突然开口。

“我们不吵架的。”

“不吵架的。”

异口同声的回答。

“嘛,非要说的话,我们一般都是冷战啊。”

贝雷帽先生说到,“双方都冷静一下,在气头上说不清楚,太着急的话,反而会破坏两人的关系。”

一旁的高领毛衣先生也点了点头。

“有道理。”我嘟囔这,想着能不能找只笔把这话记下来,作为以后恋爱的参考。

“不过,我觉得我们最近还是有吵过架的。”

高领毛衣先生突然说到。

“欸,真的吗?”贝雷帽先生皱了皱眉,“我怎么不记得?”

“哪有,你昨天还因为这个生气了!”

“啊,那个……”

“对不起,”我听的糊里糊涂的,“不过,你们能说清楚一点么?”

“那个,就是啊,就,”高领毛衣先生似乎是在抱怨,“他不让我摸他。”



…………

哈???








“他不让我摸他!”他重复了一遍。

“这话你能不能在家里说,”贝雷帽先生的耳朵好像红了,“再说,我哪有……”

“你就有啊,你刚刚就不让我牵你的手啊!”

“那是因为我们手上大包小包的……”贝雷帽先生看了看我和石岛,“能不能不要当着别人说这种话。”

谢谢你们还记得我和石岛。

“你看吧,又吵起来了。”这次我听出来了,高领毛衣先生这是在撒娇的语气。

“我不喜欢在公共场合那么亲密啦。”贝雷帽先生的耳朵更红了。

这话你让我怎么接??!!

“……您是觉得,”我斟酌着用词,毕竟我们这个节目不是深夜档,“为什么您接受不了呢?”

“他那种……太工口了……”

“我哪有!”

高领毛衣先生似乎是想做个示范,但是被贝雷帽先生给挡了回去。

我觉得这条估计播不了了。

因为高领毛衣先生的那个未实践的手法走向,

那个尺度……

总觉得……

要瞎……

“家里就算了,”贝雷帽先生好像也打算破罐破摔了,“昨天去迪士尼你干嘛也这样?”

……是怎样?

“欧吉桑跟一群小孩子计较干什么,这种竞争有意思吗?”贝雷帽先生说到。高领毛衣先生好像也没有要反驳的意思。

“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他对着我说到。

“没事。”我努力咽下一口血,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么你们最后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就”贝雷帽先生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就……我说OK就可以啦……”



结束采访之后,我们的素材差不多也够了,

我和石岛就踏上了返回的电车。

车上的人很多,我们两个就缩在电车的一角,他抱着摄影机,我抱着麦克风。

我们两个都只有一个念头。

刚刚那条绝对要播!

不能只有我们两个单身狗眼瞎!

评论(8)
热度(175)

© 没发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