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俗人 好缺钱

【双田】焛

难得我写BG
冷cp

圈套  上田次郎X山田奈绪子

时间线在 最后的舞台之后

真· 圈地自萌

有没有人跟我一起玩啊( •̀∀•́ )

(๑• . •๑)(๑• . •๑)(๑• . •๑)(๑• . •๑)(๑• . •๑)(๑• . •๑)(๑• . •๑)

奈绪子side:

先父山田刚三,则是能够代表日本的顶尖魔术师,即使在世界上也是有相当大的知名度,
母亲山田里见,在老家长野开了一家书法教室,以文字具有强大的力量为宗旨。

承蒙先父教诲,我的手非常的灵活,
所以,
跟其他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偶像派魔术师完全不同,

没错,我就是现如今极具人气,超级受欢迎的美女魔术师——山田奈绪子……(被什么砸中)

[上田次郎:おい,you!]

いいえ,应该是上田奈绪子……

那边那个公的,
上田次郎,
是日本科技大学的物理学教授,得过一个什么什么奖,反正很深奥就对了。

不过这个人,别看他看上去很高,其实是个胆小鬼来着,

写了一堆灵异事件相关的书,
《滚过来 パートone》《滚过来パートtwo》《滚过来パートthree》《滚过来パートfour》《为何不尽力而为?》《IQ 200》。

好吧,后面两本不是。

但是,
意外地,如果对他说DO YOU BEST之后,会爆发小宇宙。

调查的时候,遇见可怕的东西会晕倒,
被反驳的时候,等着我说完了之后,紧接着一句“跟我想的一样。”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吧!

所以说,我那个时候,是怎么答应他的呢?
真是麻烦啊!



“你……还活着吗?”

好久不见的对话居然是这种展开,老实说我是不爽的。

“肚子饿不饿。”接下来是这句。

欸?!

突然这么温柔真的不太习惯。
我还以为他会对着我的头暴击然后大喊,“你个平胸还知道回来啊”之类的话。

“嗯。”在迷之寂静中,我点了点头。

当然饿了,我从医院里跑出来到现在都没吃东西

什么?为什么要逃,因为一年之约啊
绝对不是因为没钱付医药费啊,不是的。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没等我说什么,他就拉着我走出了研究室。

“喂,上田”,他手劲真的很大,“等等等等,很疼。”

他立刻放慢了步子,但是还是紧紧抓着我的手腕。

“抓这么紧做什么,我又不会跑……”我低头嘀咕了几句。

“不会跑的……嗯,你不会跑的。”他自言自语着,“不会跑的,没关系,没事的。”慢慢声音就低下去了,“她不会再消失了……”

我听的很清楚,但是不知道怎么回应。


次郎号还是老样子。

有时候我真的替它不值得,明明是融汇了各种高端技术的先进产品,偏偏碰上个抠门的主子,连个门都不修。

【次郎号:并不想被女主人这个[世界上好男人那么多但是偏偏喜欢男主人的]笨蛋吐槽。哦对,她还不知道自己是我的女主人呢。】


车停在了一家料理店门口。

好香,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此刻食欲才渐渐升了起来。

“饺子和寿司。”上田询问了一下我的意见,然后转身向站在柜台的女将交代起菜单。

我就趁着这个时候倒了两杯水 ,然后把他那杯推了过去。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会跑到这里来吃东西,”他坐下来喝了口水,“这里的东西都很好吃。”

“我以为你睡眠很好。”女将把饺子端了上来,金黄酥脆泛着油光,我咽了咽口水。

虽然我是随时随地睡得着的类型,但是能在我的梦中美食宴下睡着的,除了我过世的爸爸,有钱的老妈,也就是他了。

意外啊,他竟然会睡不着。

“上田先生又在进行着什么研究吗?过度疲劳的话可是会脱发的哟,别像矢部警官一样……”

说着,我抬头看了一样他的头发,“那个,还是真的吧?”

“当然是真的了!”他似乎有些恼怒。“脱发最重要的是跟遗传有关,而且我也没有劳累过度。”

“那是因为什么?”我小心地夹起了一个饺子,看上去很烫。

“以前从来没有过,”我能感觉到他的视线落到了我身上,“最近开始的,准确来说,”他声音里偷着无奈,“从一年前开始。”

やばい,真的好烫。

“没有超能力吧,你。”他问到。

真的好烫。好烫。

“没有的,对吧?”

手在抖,烫到手了。

“不能回答我,这样吗?”

好烫,放进嘴里的时候,眼泪都快出来了。

“山田……”他越过桌子,握住了我左手.

“奈绪子……”如同一声叹息。紧接着……



“好疼!”
他捂住了自己的腿。我隔着桌子踢了他的小腿。

“我说了很烫啊!”好不容易吞下了饺子,我猛喝了一口水,“这个时候别跟我说话,会死人的。”

“お前,”他揉着自己的腿,笑了笑。

“恢复正常了,上田教授。”只是白水而已,我却执意跟他碰了杯。

“没见过像你这么会破坏气氛的女人,”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我仍然低着头吃着盘子里的东西。

“说正事,”听他声音,好像很认真,我这才艰难的抬头。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我这里现在有五张卡……”

搞什么,又来。

我这才死里逃生回来啊。

“我这里有,有,五张卡。”他好像很紧张,一直说不清话。

“上田。”我真的要生气了。

“五,五张卡……”他坚持着,“拜托让我做完这件事,就10,不,8分钟,好吗?”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他今天穿着西装马甲白衬衫,很正式的样子,弄的我好紧张。

“这里有5张卡。”第四遍了。

“里面只有一张写着yes,”他把卡片平铺在桌面上,的确正面是四张空白,一张写着yes.

“我现在会好好的整理一下卡片,”他把牌收成一摞,然后像洗牌一样打乱了卡片。

“然后,你抽一张。”他把背面对着我,正面对着他自己。

“真的要这样吗?”我看着他.

“嗯,你一定会抽到yes的那张,”他示意我快点,“抽完之后回答我的问题,抽到yes,无论我问什么都要回答yes.”

“如果我抽到空白呢?”

“你一定会抽到yes,一定。”

真狡猾呢,我看着卡牌,“你要是问一些奇怪的问题,或者让我去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怎么办?”

“你就那么不相信我?”

“谁让你卖我卖了那么多次。”

“你好意思说我吗?”他看着我,“快点抽。”

“好了好了,我抽了。”顺着自己的心意,抽了那张卡,没有错过他瞬间亮起来的眼睛。

所以说,他真的很狡猾。

把五万日元的代金券贴在背面,我当然会选那张。

弱点完全被掌握了。

“你准备这个有多久了,”我看着他把那些卡收进口袋,从刚刚见面到现在他应该没有准备的时间。

“差不多,也有一年吧。”他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衣领,袖子,领带,然后调了下坐姿。

一年,那不就是,从我失踪时开始?

没等我问出口,他就先开口了。

“山田奈绪子小姐,”他说着,“我……Je t'aime”

嗨?!

“Je t'aime”他又重复了一遍。

“你在,干什么。”

“Je t'aime”第三遍了。

“你究竟,在干什么?”

“你真的听不懂吗?”这次轮到他惊讶了,“奇怪了,应该知道的。”

“谁说我不知道,”下意识地想反驳,“我知道啊,求婚的时候说的话啊,我只是不知道具体含义而已。”

别小看我啊,我知道的,不就是求婚的话吗。

不对,等等,
求婚?!

“算了,我还是说日语吧,”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说话了,“你愿意把姓氏改成上田吗?”

我╭(°A°`)╮

“母亲那边,我已经提前拜访过了,她很支持我们,你不必担心。”

【里见夫人:我那个平胸的没用的女儿终于有人要了哈哈哈,赶紧写祈福诗祈愿。】

我继续╭(°A°`)╮

他说了很多,整个过程基本我就是这个状态。

“奈绪子,”他握住了我的手,“你在听吗?”

“没有花……”
 
“你说什么?”

“没有戒指……”

“嗨?!”

“而且我还必须说yes……”

“你怎么了,”握住我的手的力气突然变大了,“你不愿意吗?”

“不愿意……倒是没有,”我基本上是依靠本能在说话了,“但是我怎么感觉我把自己卖掉了。”

他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那就好。”

“偶尔做点不赚钱的生意也不错。”

“至少不会亏本。”

“也许我很没用,胆小,有些懦弱。”

“但是,有些事,如果跟你在一起,就可以做到。”

“可能,没有很多很多的钱。”

“不过,有很多很多美味的饺子和寿司。”

“不是约定好了么,今后要一起吃饺子和寿司的吗?”

我看了他几秒,然后,松开了他的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清扫了桌面上的所有食物。

“呜呜呜呜呜。”我费力地把东西咽了下去,“你可不能后悔啊。”

开玩笑,有免费的饭管饱的话,干什么都行。

我的房子没有被别人住着,也要谢谢他,替我补了这一年的房租。

其实还有前年的,之前也有几个月的,每年大概都有几个月吧,他会替我交房租。当然之后我就会被带到奇奇怪怪的村子里,遇见各种奇奇怪怪的事和人。

跟他一起。

债务,估计把我卖了也还不清。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最好不过的。

房东太太和JIMMY知道我们俩在一起(上田说的,不,炫耀的)的消息之后,特别开心。大概是终于不用再追我的房租了吧,很累的,他们家那两个熊孩子已经够烦了。

我们没有跟矢部警官明说,他自己发现的。

是某个案子吧,我们又不期而遇了。

“教授,您在啊!”警官转过身,差点没甩飞他的假发,“山田,你也在啊!”

“矢部警官,她现在姓上田。”

大概,就跟矢部警官稀疏的头毛一样,都是命运吧。

我一直担心公布我已婚的消息会不会流失粉丝(上田:你有这种东西吗?)

但是,看上去好像没有呢……

看来我的魅力依旧啊。

据说有人还送了我一对人偶当做结婚礼物,不过,我一直没看见。

上田你这个笨蛋,是不是你扔了。

(上田次郎:你这是连着你自己一起骂了。)

其实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有时候去探访一些奇怪的村落,也得不到谢礼,搞不懂我们两个为什么对此乐此不疲……

他有时候还是会气死我,我也一样。

“You!”
“あなだ!”

后来补了花 ,还有戒指,住在他的公寓,现在是我们家。

我的公寓没有退租。每次我们吵架了,我会气回去住几天。

妈妈肯定会偏向他,然后把我赶回来,所以老家是回不去的。

他总是可以很快的发现我在旧屋里。我后来才发现房东太太会跟他打小报告。

然后我们两闹着闹着就和好了。


纪念日的时候送了他护身符。

“灵力是不存在的啦。”这么说着但是还是有好好的收着,是个傲娇。

我当然明白啊,所以里面并不是防着那个的鬼画符。

是一个字啦。

焛。

Je t'aime

最爱的是你。















评论(3)
热度(14)

© 没发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