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萝珐琅彩

当为离别而高歌欢笑

早醒被block了三篇,现在又block了一篇。
lof的bug能不能好了
我总共就写过四对CP你就三对每对挑了一篇屏蔽!!!
写文就算了
我转的南京大屠杀同胞纪念馆的
你屏蔽个毛线啊ԅ(¯ㅂ¯ԅ)

【不打KKtag/虽然勉强算是衍生】

记一次失败的搭讪



|ω・)|ω・)|ω・)    暗中观察     |ω・)|ω・)

真的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上午第二堂课正好赶上比赛直播,光一就跟长濑打了个掩护说要坐到后面去。趁着还没开课在后排旁听生聚集的角落里找了个空位,连帽衫盖着头偷偷摸摸拿着手机连网。

等缓冲的时候,不小心往前面瞄了两眼,就看见前面坐着的那个人困的要命,头一点一点的,就像座钟盘面里坏掉的指针,从一慢慢指到三,然后迅速复原,又从一慢慢指到三。那人的带的帽子上还有挂着个鱼坠,从耳朵那边垂下来,也跟着晃晃荡荡的。

不知道为什么光一就被那条活蹦乱跳的鱼迷住了,盯着入了迷。

手机震了好几次他才反应过来。

“你坐哪呢?看不到你人?”
“比赛状况这么精彩吗?”
“喂老头子叫你呢?”
“人呢?”

光一拔了耳机,正好赶上教授一声中气十足地叫喊,“堂本君!”前面的那个人似乎被震醒了,迷糊地抬起来头。

“堂本君!”讲台上的架势跟喊麦似的。光一无奈地举起手,“在呢!”

教授扶了扶自己宽大的老花镜,“你怎么坐哪了?”

“呃...”光一低下头,“起晚了,前面没地了。”他说着这话的时候,长濑那群人顺手就把自己的包都扔到了他之前那个空位上。

教授扫了下前排,一时半会也真没看出什么问题,就抬手示意他坐下了。




堂本刚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看。本来觉得是睡迷糊了,但是被教授吵清醒了之后,感觉越来越明显。

接着摆弄手机的时候 发现是后面那个穿的一身黑的。就是刚刚教授叫起来的那个。他就转了回去。

对方似乎没料到自己会被抓包,连头上的呆毛都肉眼可见地僵住了。

刚想了想,虽然今天戴了个口罩,应该也不算吓人呐。他接着递了个疑惑的眼神。

那个人跟突然过电一样,手忙脚乱的抓住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那个...啊...那个...”

“哈?”

对面那个池面男吞吞吐吐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请问你手机能开个热点给我吗?”






终于身体恢复了

虽然是废话,但是拜托你俩以后更加好好的照顾自己吧

健康第一。

【河神|短篇】不再见

主要是肖三的视角
三爷→肖兰兰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以及我还是站友影卯兰的,没有跳坑!

(●—●)(●—●)(●—●)(●—●)(●—●)

肖三第一次见到肖兰兰的时候,肖兰兰还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奶娃娃。他缩在大屋的角落里,还没有旁边的西洋琉璃灯高。隔着那么多前来吃满月酒的西装外套的身影的缝隙,他也只望得见旋转楼梯上夫人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的那个包袱。

他一直记得,那是个红色的包袱。小小的,看上去软软的。





后来那个小包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长大了。

他的任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跟着夫人保护夫人,变成了跟着大小姐保护大小姐。






大小姐去学堂,他就笔直地坐在学堂的最后排和先生大眼瞪小眼;大小姐去逛街,他就负责手拎肩扛,偶尔还得给当个移动的钱袋子,专门给玩的尽兴但忘了给钱的大小姐善后;大小姐去社交,喝下午茶,他就负责当个司机,来来回回地接送。

没什么可抱怨的。肖家对他有恩,大小姐也不会难为这些下人。






有一天,夫人去世了。

大小姐哭的很伤心,也病倒了。半夜里肖府死寂一般的安静,白天一句话也没说的肖秘书长,也坐在那个大屋里抽了一晚上的烟。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那盏用了好几年的琉璃灯闪了几下之后突然就灭了。

守了一晚上的肖三下意识地想走上前去查看,却被肖秘书长拦住了。

“算了。”他摆摆手,对着肖三说到,“你去休息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肖三回房间的时候,经过了上二楼的楼梯。肖兰兰的房间就在转角处,但那道门是紧闭着的,没用允许,肖三也不能进去。其实他连抬头望一眼的权利都没有。





秘书长当年救下他的时候,给了他肖这个姓氏。“以后你就是我肖家的人了。”但是倘若真的把这句话当真那就是蠢货一个了。肖三的肖和肖兰兰的肖,字同,意却难同。

他和大小姐乘过一辆车,他和大小姐呆过一个学堂。大小姐偷偷溜出家门他默默跟着,随时给她在地上轱辘轱辘滚个银元,解她的燃眉之急。



可哪又能如何?



他也只不过是肖家的一条狗,谁都可以取代。车可以肖大开,学堂肖六能陪,肖四不仅滚过银元还抓过小偷。他心底关于兰兰的回忆只是他一个人慰藉。




他们之间靠的最近的一次,也就是兰兰从德意志回来的那次,天津下起了大雨,从码头回来的汽车在水里抛了锚,一行人只能下车步行。

那时候他替兰兰举着那把挡雨的伞,和她一路肩并肩,慢慢的走了回去。从码头到肖府的路不算远,可雨太大,他们一起走了很久。

那把伞根本拦不住那么大的雨,到家的时候兰兰的衣服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就更不用说了,活脱脱就像被刚捞上来的票子,头发乱七八糟的,脸还惨白。

一踏进肖府的大门,就有无数的人跟海岸边的浪一样把肖兰兰卷走了,肖三站在门口,看着大小姐被包成了粽子,裹着推上了楼梯。婆婆丫头们嘴里还年年叨叨地,可别得了伤寒才好。

肖三头上的水顺着领口顺着裤管顺着鞋子滴到了地板上。他看了看那把伞,已经被风吹的折了一个角。

最近的也不过如此。
一条路来来回回走了那么多次
但是最终永远不能是我陪着你走。







那把伞在他身边放了很久。
久到肖三成了三爷,久到他终于有一天可以因为公事去到大小姐的房间,久到了大小姐已经认识了小少爷。









他被困在了自己的执念里面很多年。这倒也和肖兰兰没有太大的关系。肖家依然是他的恩人,但他也许只是不想再当肖家的狗了。

可是执念太深就容易变成魔障。

他早该看清连化清是个疯子。不,他早就知道,但是他不该和姓连的那个人一起疯。他想着必须提醒肖兰兰和丁卯,小河神已经不可信了。





感染的速度很快,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就忍不住想掐住面前的女孩纤细的喉咙。他和兰兰的距离很近,比所有的回忆里都近,近代可以看清大小姐眼睛里自己的样子。他变得凶神恶煞的,这让肖三清醒了片刻,所以他只能跑。

他想着离肖府越远越好,离兰兰越远越好。于是他跑过石板坪跑过后巷,跑过学堂跑过西餐厅,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除了那恼人的埙的命令,他什么也不知道。好像有兰兰的尖叫声,又好像兰兰在唱歌,他不确定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确定是不是幻觉。





然后他就感觉脖子一痛,倒在了水里。

他看见兰兰站在不远处。还有丁少爷,小河神,小神婆,以及连化清。他想说些什么,脖子呲呲往外冒血,也没什么力气了。



我应该再跑远一点的。他最后想。


























END

打算开始看白夜追凶了……

其实小说是lofter上的一个写手受编剧指纹的委托根据网剧改编的.
也就是说.看小说并不会被剧透。也不是什么开放性结局
剩下的内容就看网剧制作方怎么搞了
~( ̄▽ ̄~)~

同人/衍生作者写作小贴士

maxilla:

同人/衍生作者八条。


这篇东西其实挺早就想要动笔了,正好最近有些想法,借机把老思路翻一翻,做一个整理——既是拿来自省与自我要求,也顺便给各位同样正在写文的小可爱们做个参考与建议。


不算冗长,尽量简洁。


 


DO


1.正确定位,不要自我膨胀。


同人作者得到的关注有原著加成,离开圈子写原创你可能大红大紫但更可能什么也不是。粉丝小可爱们的赞美可以愉快地听,但不要把每一句都当真,切记有些小可爱们其实是有隐藏的粉丝滤镜的。


2.尊重原著


牢记原著是一切的基石,任何时候,保持对原著/原作者的尊敬。


其中认真把书读完、把电视剧看完整也是表示尊敬的一种方式(需要反省的是电视剧有时候我会在后期失去耐心,不可取,会改。)


题外话:最近看到某圈居然有因为同人版权的问题庆幸原作者早死的,不论是不是气话,都叫人齿冷。


大忌,别犯!别犯!别犯!


3.作前读物


不论去什么圈子,动笔前的“踩圈”也很重要,圈内经典著作必读,了解什么样的设定已被许多人写过,确保后期动笔尽量不要有尴尬的撞梗。


同时也是观察圈子是否符合你自己的价值观。


4.人物塑造


故事可以in another universe,人物不能out of character。是那个人还得是那个人,标志、特性、语言习惯、性格、处事方式,仍旧应当保持一致。


文前标OOC 预警并没有任何实际用处,现在略微自谦点的作者都习惯性地爱在前面标个OOC,读者谁知道你是真OOC还是假OOC。


如自己觉得心里没底,第一步,参考第2条,再读原著,第二步,摆正态度,虚心听取意见总不会错。


四个字,尽力而为。


5.认真考据


某些原著因故事背景或题材特殊,具备一定的专业性。这样的同人要动笔,个人觉得要先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印象很深的是逛过一个大手云集的圈子,其中有几位我尤其钦佩,写作的同时列出所有研习的书单。有的是写前准备时看的,有的是一边写一边还在看的,读者不仅看文享受,获取新知识也是棒棒哒。


当然能做到这点的寥寥无几,写文的小伙伴们,我们共勉。


 


Don’ts


6.避免拉踩


总有人说同人拉踩哪个圈子都有,听起来也的确是这样,因为具体如何规范,怎么掌握一个度,全凭作者的构思与笔力。


其实也不尽然。


建议:构思剧情时就多考虑一点,如A和B是对家,同时在写A的CP时,又无法回避B,那么就在构思的初期就不要触碰雷区,即:剧情中避免以B的形象来衬托A的形象,两者不进行高低对比,或做到平分秋色,甚至做得好的,能达到交相辉映的效果。这样的写法,往往也能让故事不流于俗套,更有可读性。


记住你对一个角色的爱,并不会因为对其他角色的宽容而减少一分。


非此即彼,不是一个可取的做法。


7.慎重引用


最近有碰到一个个例,某圈的某位作者没有分清“引用”和“抄袭”的区别,入了雷区,导致了严重的后果。


同人到底能不能引用原著片段?


个人觉得,少数情况下能。


引用分为两种,一种是文字的引用,一种是情节、梗等等的引用。


文字的引用个人觉得应当比较严格一些,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大段的复制或者改写都是不恰当的。同人作品虽然依托于原著,但作为一件衍生作品,其借用的是原著的世界观、整体框架和人物设定,并不是文字的表达。


即使是一部同人作品,也应保有文字的独创性。


情节和梗的使用规定则可能稍稍宽泛一些,即使如此,大量的模仿仍旧非常不妥。


换句话说,如果频繁使用和原著一样的情节,那么写同人其实就是变相的改写句子而已,它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当然,同人抄袭原著一直很难界定,有人也觉得,同人本来就侵权呀,我自己写着玩玩也不盈利,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不然的。


和一个朋友聊起过这事儿,她说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放出来大家一起看看:


侵权和抄袭难道不是一个意思么?耍流氓不算犯法?


法律的完善是以违法者的数量成正比的,最早西周可以画地为牢,现在监狱要拉电网,永远是先有是非,后有解决是非的办法,先发展到商品经济后出台合同法,就是因为聪明且不往正地方用的人越来越多了……真要逼着为同人作者量身打造一部同人法么?如果有一天这种法条出台,这一天就是所有同人作者的耻辱...究竟做了什么才导致要为一群成年人专门制定一部法律告诉大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呢?


所以,严格要求自己,不踩线、严于律己,才是每一个同人作者最正确的目标。


8.正心


凑不出来了,讲句题外话吧。


再多的喜欢、再浓烈的爱,也压不过公平、公正与公理。


爱你爱的CP,和坚持做正确的事,永远不会互相矛盾。




互勉。

看电视剧同人的时候常常看的这样的事情
打了剧的tag  打了ABcp的tag
然后开始吐槽BCcp怎么怎么不合理
编剧为什么要硬拉CP

吐槽可以。请不要打电视剧tag
尤其是你的ABcp和BCcp是对家的情况
不然我真的觉得你是有传说中的cp优越感综合症。欠打。
你不吃别人会吃。你get不到别人get的到
就这样。



KK家的,Ringto太太是不见了吗……_(:з」∠)_
还有很久以前的一位叫△monster的太太

两位画手_(:з」∠)_

【河神|友影】老白干

七夕的小甜饼,延迟了_(:з」∠)_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短。

一句话卯兰。

私设遍地  注意避雷

(●—●)(●—●)(●—●)(●—●)

1
郭得友第一次喝醉是剿灭魔古道之后。那时他重要的人都坐着他身旁。

“今个我想请大家伙儿做个见证。”他颤颤巍巍地举起手里的酒杯,说到,“我郭得友没什么钱,也没太大本事。可我就想问一句。”

“人都在这里,小影,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嫁了?”









郭得友第二次喝醉是在新婚之夜。在酒席上被灌了个一肚子老白干,虽然是兑了水的那种,不过他酒量一直不好,也就没撑住。

铁牛和泥鳅帮他拦住了想要闹洞房的闲杂人等,丁卯则把他扶去房间里面休息。

顾影在房间里不安的转悠,听到门外的动静立刻就在迎了出去。



“他怎么喝成这样了?”顾影接过郭得友,让他慢慢躺在床上。新郎官面色潮红,皱着眉头,手还胡乱地晃悠着。

“小影……小影……”丁卯的衣服被他拉住,郭二爷挣扎着起来嗅了嗅,“噫!这什么味道,臭死了,呛人!”说吧他还假意咳嗽了几声。

“我……”丁卯拍开他的手,“这可是兰兰送我的古龙水!你这……”他指了指然后又放下,“我……我不跟酒鬼一般见识!”



打了些热水回来的顾影看着这场景有些无奈。



丁卯回头一看,“行了我也该走了。不打扰你们了。”他整理了下自己的帽子,“恭喜你们。”

送走丁卯之后,郭得友还在哼哼唧唧地闹个不听,顾影给他擦脸也扭扭捏捏地,抓着新姑娘的手不肯松开。

“你干嘛呢,擦脸呢!”顾影说到。

“嗯。”郭得友砸吧砸吧嘴。

“媳妇儿~”




安静的房间里,顾影突然就红了脸。

“讨、讨厌。”她小声地回答到。





(●—●)(●—●)(●—●)

没了。


【河神|卯兰】油纸伞02(END)

卯兰潜力股继续测试
德意志初遇
年纪比原剧小
所以OOC的厉害  。

(づ ●─● )づ(づ ●─● )づ(づ ●─● )づ

肖兰兰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异国的土地上遇见来自故乡的酒鬼。

秘书长大人受领事馆的邀请到德国进行友好访问,特地带着她出来,说着,“来见见世面。”

肖兰兰其实并不情愿,原本她是想趁着这个假期去北平参加新闻研讨会。她也知道,虽然父亲明面上不干涉她的决定,可内心并不支持。就算有朝一日自己真的成为记者,理想中的独立女性,他还是觉得只有结婚生子才是人生终点。

尤其是在德国,人生地不熟,肖三大部分时间也是跟父亲一起呆在大使馆里,没空陪她聊天。虽然私塾先生一直夸她英文学的好,可表达起来文化背景差了个十万八千里,大使的孩子们讲起话来,她也插不进去。








她往后一看,隔着十几米远的距离跟着三两个保镖。她本来想着别让人跟着,可身在国外,自己又是陪同访问的家属,身份特殊,不得不小心。








“大不了,我让他们尽量离远一点。”肖三斟酌片刻,“二十米是底线了。练家子可以及时保护到您。”

看着她还是不太高兴的样子,肖三有点无奈,“您一个人出门肖秘书长是不会放心的。大小姐,请理解。”






出门在外,身不由己。肖兰兰默念到,不过回头看着保镖们为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而藏在黑暗中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笑。

一边笑一边走路的情况就是容易撞到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一头撞进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她曾经听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张家小姐无数次的跳过戏剧中一见钟情的戏码。本土的有西湖断桥,西洋戏里则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其实她是不信的。可看每当听到这样的故事,心里总会埋下一些悸动的种子。

一下子撞到人的时候,怀抱的温暖的确让她的心跳加快了好几下。





可是这怀抱却臭臭的。喝醉酒之后的臭味。她抬头一看,接着不大明亮的路灯,依稀辨认出这是一个喝醉的酒鬼。那一瞬间让肖兰兰失神的热度,也不过是酒精带来的副作用。

酒鬼意识已经游离了,不过还是知道撞到人需要道歉,看着衣着打扮还算是个富家公子。肖兰兰凑上前去一听,讲的还是中文。

“先生?”她确认到,“您是中国人吗?”

后面的保镖立刻上前来将他俩隔开,“我没事。”肖兰兰说到,“这位先生喝多了,以防万一,给他找个地方落脚吧。”她想了想,又把自己手里的伞也递了过去。“天气变化挺大的,明天可能还会下雨。这伞算我送他了。”

她又问了问身上的衣服,也沾染了些许酒气,“回大使馆吧,这个样子也不适合在外面逛街了。”

肖兰兰看着这个酒鬼的样子,心里直叹气,多好的月亮,真是可惜……

“看在同乡人的份上,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丁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他压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酒店的,去大堂结账的时候,店里的人说帐已经结了,只给他留下了一把伞。








“丁,你终于回来了?”同班同学热情地跑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丁卯有些疑惑,“我不会对拉尔夫道歉的。这样的惩戒就别告诉我了!”

“别想太多。”同学拍了拍他的肩,“是生物学的施耐德教授对你的论文很感兴趣,他想找你谈一谈。嘿,你的伞可真漂亮,以前没看见你带过啊?”

“这个是……”他努力地想了想,还是没想起那个女孩子的样子,模模糊糊只记得那头乌黑的长发。不知为何他笑了笑。

“大概是,月亮的礼物吧。”





(●—●)(●—●)(●—●)

严格意义上说这篇只是说卯兰的初遇
关于感情线并没有展开
只是以那把伞作为开端,当做这两个人的缘

算是满足私心
我更喜欢陈芋米小姐姐的长发造型

给各位读者比心♡♡♡